北京单场竞猜|北京快中彩规则
當前位置:影視前線 > 正文

《我的蛋男情人》林依晨和鳳小岳在零下6度的冰屋談情說愛(圖)

http://www.mlvpk.com.cn 中華娛樂網 2016-8-30

  《我的蛋男情人》林依晨和鳳小岳在零下6度的冰屋談情說愛(圖)

《我的蛋男情人》劇照

電影《我的蛋男情人》耗資2000萬遠赴北極圈內的瑞典拉普蘭地區拍攝,從白雪皚皚的針葉林到一望無際的壯麗冰原,全劇組在室外零下12度、室內零下6度的低溫下,每日8至12小時搏命拍攝。雖然瑞典冷得嚇人,但并未打消林依晨去南北極度蜜月的計劃,原盼今年成行,可惜因2部新片拍攝行程改變,仍無法實現。

林依晨和鳳小岳在瑞典1年搭建1次、零下6度的冰屋旅館談情說愛,半圓形建筑物里所有建材全部都是由大冰塊建構而成。

林依晨又非常怕冷,鳳小岳貼心幫她準備姜茶,她則帶了四頂帽子、兩副手套、兩件羽絨大外套、四套保暖發熱衣物、厚毛襪五六雙,還隨身攜帶“黑巧克力”,覺得嚴寒時就吃一口補充熱量。

《我的蛋男情人》林依晨和鳳小岳在零下6度的冰屋談情說愛(圖) 

林依晨在低溫下,被冰到已經分不出鼻頭是被凍紅還是哭紅

2位演員躺在鋪著木板的大冰床,即使身穿羽絨衣、毛帽、雪靴,蓋了多層厚被與獸皮,講話還是猛發抖。原本只要在冰屋旅館住過一晚,就可得到旅館頒發的證書,可惜拍攝時間是白天,工作人員皆無法獲得,經紀人周美豫透露,林依晨覺得這番體驗很有趣,但絕不會再回去住,拍攝空檔還說:“實在是冷到受不了!”

林依晨有一場在雪中的戲拍了一個下午,在雪地來回跑1、2公里,導演傅天余說一群人扛著機器跟在后面都很累,但“晨神”從不喊冷、叫累,隨時調整好狀態。有一幕要半躺在雪地,她說:“冰凍刺骨,其實有點半身不遂的狀態。”溫度低到連影后都不易醞釀情緒。該片9月23日上映。

聲明:中華娛樂網刊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非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版權歸作者所有,更多同類文章敬請瀏覽:影視前線

北京单场竞猜